梦是宝贵的人生度化 (梦见海市蜃楼)

文/林深

梦是菩提树

问梦为何物,直叫人云山雾罩,孰可说清?

梦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常常是轰轰烈烈开头,尾巴却不知哪去了。

做梦是空穴来风海市蜃楼,有点像想事儿。不,不是。想事儿是有思无形,是思想,是思想制造。做梦是神形并茂,是意象,是意识图像。做梦倒是像放电影。不不,还不是。电影应该是客观范畴。做梦却是你独自直入的主观,是最具个体本性的范本,是任何形式都不能替代的人生写真,是人生最本真的精神体验。

做梦,科学解释为生理现象,是“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”。但梦境千奇百怪千姿百态千形万状,常常是自己想都想不到的,好像和“日所思”扯不上。还有迷信说法–“梦兆”。说做梦是兆示吉凶的。并有许多解梦论述什么的参照解梦。至于以梦喻世喻人喻事喻义就更多乎其多。总之,梦是人类世界的无体文化,是主观世界的意识表演,是最典型的意识流作品。梦是和生活无相干又无不相干的潜意识活动。它脱离客观又关联客观,是精神物质又是物质精神。总之是说不清理还乱。

少年的我,不少做梦,花里胡哨,五花八门,一梦当首相,一梦当将军,八卦得很,总之不靠谱。

青年的我,踏上建设“大三线”的工作岗位,来到四川乐山。那是郭老沫若先生的故乡。我由是知道了郭老,接触了他的作品。由是也接触了巴金茅盾鲁迅……我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许多的伟大职业的人—作家。我又开始做梦了,梦见自己成了鲁迅、茅盾、郭沫若。由梦中出来,我下决心当作家,拿起笔来写东西。一梦几十年,我夜间挥写日间思,虽没写成郭沫若,却也著作等身,跻身山左一家。上世纪末,我给乐山写的歌词《乐山乐》在《人民日报》和《羊城晚报》等报刋发表后,乐山市政府很看重。我到乐山,市长在嘉州宾馆沫若厅宴请我,赞我有沫若之风。我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,几十年前一个梦,如今业已成真。感谢当年那个梦,那是上苍给我的一棵菩提树,使我能在树下修成正果。

梦是宝贵的人生度化 (梦见海市蜃楼)

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我受命任一个开发区的文体委主任。当时,规划给我的文体设施建设用地属无偿使用。其中“多功能大型文体馆”工程项目为众瞩热点。它堻成后可搞大型文体活动经营,裙房可开发商铺,有极高的含金量。许多开发商围上了我,连某“体育王子”都拿着某要员的信来争这个项目。他甩手就要给我二百万。我虽没敢要却心动如水。晚上我就做了个梦,梦中我收下这二百万,我被举报,我被收审,我被判刑……我被押上刑场时,懊悔大叫:天哪,天!我为什么要收那二百万哪!纵然千懊万悔,一切全晚,全完!一声枪响,我惊醒了,方知这是南柯一梦。此时,斗室籁寂,夜光如水。我周身冷汗漉漉,如溺冰海被捞出一般,好久才缓活过来,只觉自己死过一次已是二世为人。想想梦境,历历如真,慑魄剜心。我见许多贪官杀头墨史伏法也受震慑,但那不是自己,震慑再大,也是隔靴搔痒。世界上惟有梦才能使自己有如亲历直攫灵魂!往开处想,人一辈子能花多少钱?广厦千间,人占几尺?一日三歺,所食几盏?为钱搭命,真是不值!幸亏我没收那二百万!,第二天,“体育王子”,又来找我,钱已增加到三百万。夕梦历心,旦不敢为,我坚拒不受。经此一梦,刻骨铭心,从此清正廉洁。不几年,加强廉政建设,大批贪墨伏法,我却被提抜为市刋主编。我庆幸当年那一梦……

我刋有一位硕士女性编辑。她优雅不群直如戴安娜。我不禁心仪。她也仰我文章慕我人品。正值两心相拢时,我又做梦了。梦中绯闻四起。同事不尊重我了,领导不看重我了,妻子鄙视我了……一时烽烟四起八国联军风声鹤唳草木皆兵,弄得一贯自尊的我无地自容。醒来想想,为个女人弄得如此不堪诿实不堪!我痛下决心,端正行为,修行君子。人正生威,一正百正,百正百盛。不久,我升任省刊主编。

如今,我年逾七十,已是随心所欲之年,但我决不随心所欲。更加修正自己,己是不易失控了。我已知怎样把控自己安步人生了。想想自已一个只读过小学三年书的建筑工人,能至今日之境地,真是感激当年那些梦。那一个个的梦,直是我人生一次次洗礼,一次次升华,梦是我的菩提树。我做的那些梦,就是上苍对我的警示,像人生路上的标示牌红绿灯,指示着我一路正步走,要我由梦醒行,参悟人生,使我一生不出祸端,把人生做成了一个好梦。

说来是做梦,其实还是人生观在潜意识中起得作用。几十年读的书,受的教育,道德观念,思想修养形成的精神防护林已是根深蒂固风沙难侵了,精神家园不易荒芜了。如此而论,精神种植还是人生纲要,可惜世人已不看重这些了,多少人生噩梦便由此酿出。官风日腐,世风日下,民风日糙,概由此。可见不能放松人生观的建设和精神植被的培植,这是人类长青的综要。

常人常做梦,做过就做过了,并不去深思省醒,更少有用来参照人生感悟生活觉醒魂灵的。这实在是对梦这份精神财富的浪费!我却从中获得珍贵的营养,滋养精神,升华人生。啊—梦啊梦,梦是菩提树,可世人几解你?

其实,做梦做人同出一理。做人的一切,都要省悟真谛认清正理心良行端,才能将人生做成一场好梦。所以说,人生之梦孰噩孰好,重在恁地去做。可谓种豆得豆种瓜得瓜。有人把人生百年做成噩梦,实乃可惜可叹可悲!为什么不把梦做好呢?难道的做人能和做梦一样的一场还有一场么?回头已是百年身!阿弥陀佛……
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jmacrylic.cn/xz/1610.html/